赫拉娱乐网

滚动新闻:

人间 | 再见,倒在缉毒路上的师徒三人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27

人间 | 再见,倒在缉毒路上的师徒三人

人间 | 再见,倒在缉毒路上的师徒三人



    再见,警长(上)

    前言

    2016年,三级警长周明在办理一起涉枪毒品案件时殉职,年仅44岁。这3年间,我曾数度提笔,想把他的故事记录下来。数次成稿,又数次放弃。?过去,我曾接受过他的指挥,危难时也曾被他舍命相救。直至殉职,他都是我的战友,我的前辈,更是我曾奋力追赶的榜样。?可即便如此,他在我心里似乎依旧带着陌生感。?即使后来我又从前辈们的口中和材料里搜寻了许多关于他的事情,可脑海中却依然拼凑不出一个更完整的刑警形象来。他似乎和那些我所熟悉的警察迥然不同,又似乎能在他身上看到很多人的影子。?清明将近,我还是决定将这一切都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1

    2012年7月,我在日常巡逻排查中抓获了吸毒人员邓某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在讯问室里给邓某做嫌疑人笔录。出乎我意料,邓某很配合,给我讲了很多话——他说自己被妻子抛弃,万念俱灰,染上了毒品。他这些年来一直想戒毒,但前妻家人总来骚扰,让他内心始终无法平静,所以屡屡戒毒失败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邓某当年做老师的底子犹在,讲话太有感染力,更可能是因为我经验尚欠缺,我渐渐相信了他的话,甚至有些同情他的遭遇,语气也逐渐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最后,邓某问我这次他将受到怎样的处置,我翻了一下警综平台的记录,发现他一个月前就曾因为吸毒被判社区戒毒,这次被抓,按程序是要被送去强制隔离戒毒的。

    我把实情告诉他,邓某表情痛苦,说自己坚决不能被强戒,家里还有80多岁的老父亲无人照料,他要进去了,父亲也就活不成了。又说自己心脏不好,去强戒也过不了体检,哀求我手下留情,给他一次机会,他一定自己主动戒毒。

    我被他说动了,起身拿着笔录材料去找带班领导,试图咨询一下邓某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不办强戒。

    那天,我在带班领导的办公室里第一次遇到了周警长,当时他正在和带班领导聊天。我刚开口给领导汇报了两句邓某的事情,周警长在一旁竟直接笑出了声,搞得我一头雾水。没等我说完,他打断我,问了一句邓某关在哪间讯问室后,就自顾自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转身继续,领导耐着性子听完我的汇报后,什么都没说,只让我下楼去看看周警长是不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讯问室门口,周警长正好从里面出来,见到我,面无表情,迎面就是一句:“这点判断力没有,你当的么X警察?他的话你也信?还去汇报?幼稚!”然后就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推门进屋,邓某正耷拉着脑袋歪在审讯椅上,协办民警正在电脑上打字。我说:“刚才不是说好找领导汇报完再整材料吗,你怎么先做上了?”

    同事就说不用了,周警长一进来就把他搞定了。

    我很诧异:“他做了啥?”

    同事笑了笑,说他啥也没干,就是进来问了邓某一句:“你爹还活着呢?”结果邓某一听,马上就给周警长道歉,说自己不该扯谎骗警察。

    我当即火冒三丈,一拳砸在办公桌上,“咚”的一声巨响,同事和邓某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2

    辖区的涉毒人员都怕周警长,那个“道友圈子”里还有一句话:“宁送强戒,不惹周X。”

    “周X”就是那群人对周警长的“敬称”。他们都说周警长下手“太黑”——在他那里,从来都没有“苦口婆心”,也没有“嘘寒问暖”,他曾说那些给吸毒成瘾人员掏心掏肺做工作的民警是“闲得蛋疼”,而那些试图感动“老毒么子”的举措,根本就是“浪费国家粮食”。

    甚至在领导开会时,他都毫不遮掩自己的“一贯态度”。

    一次,局里请一位规劝了多名吸毒人员戒毒的优秀同行来做报告,晚上吃饭时,周警长一言不和,便和那位同行顶了起来,还直言说那些所谓的先进经验“屁用都没有”。

    对方脸上当时就挂不住了,作陪领导赶忙打圆场,说:“人家这也是工作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,你不学怎么知道不管用……”

    周警长就用筷子敲着桌子:“先不先进咱这不谈,咱就看看3年后全国吸毒人员信息平台上还有没有那几个人的名字,现在谈先进?谈个锤子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完,竟抬起屁股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第一次见识周警长抓捕涉毒人员是在2013年初,当时辖区一家公司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安全动员大会,上百名员工聚在办公楼前的篮球场上接受安全教育。那次,我作为社区民警,应邀参加大会并做安全宣讲,和我一同坐在主席台上的,还有那家公司的两位副总以及安监部门的领导。

    大会按部就班地进行着,直到被周警长的出现打断。他带着两名便衣警察直接进入了会场,穿过人群径直向主席台走来。所有人都一脸茫然地望着他,我礼貌性地和他打招呼,他也没理我。

    当着全公司员工的面,周警长走上主席台,一把抓住台上一名副总的胳膊,亮了一下警官证,就让那位副总跟着他走。那位副总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,还笑着说:“正开会呢,请稍等一下。”可周警长并没有多等一秒钟,副总话音刚落,一把就将副总按倒在桌子上,场下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我赶忙站起来,试图上前去打个圆场,周警长却一把将我推开,狠狠瞪了我一眼,然后像拎小鸡一样拽起那名副总,离开了会场。

    事后我才知道,当时周警长正在办理一起毒品案件,那名副总因提供交通工具和吸毒场所被毒友供出。此前,那家公司与公安局关系很不错,老总是辖区的“治安先进个人”,每年公安局举办的各种群众性活动对方也一直配合积极。

    那位副总被抓后不久,在一次内保单位检查中,我又遇到那个公司的老总。谈起那天的事情,他一脸幽怨地说,当天与会的除了本厂职工外,还有他请来的合作伙伴代表,本来是要展示公司“积极有为、组织有力”的一面,结果反而当场现了眼。

    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抓副总,这给厂子管理层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?他犯了罪是该抓,但晚一会儿抓,他又不会跑,何必呢……”公司老总说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——毕竟周警长抓人并没错——但心里总归有点不舒服:那天我在他的抓捕现场,按照惯例,他应该提前通知我要抓人,至少,不该一把将我推开,以至于被他瞪了一眼之后,我像傻子一样站在主席台上,尴尬地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后来和同事谈起此事,同事先劝我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。同事说,周警长那天并不是故意让我难堪,人就这性格,“他那里从来没有面子一说,对谁都这样”。

    “而且,被抓的人也是活该,谁让他落在老周手里呢?”

    3

    其实早在2004年,周警长曾有机会调往省厅任职。那年他因连续在两起部督毒品案件中立功而受到上级青睐,省厅禁毒总队向他伸出了橄榄枝。作为一名基层民警,从地方派出所直调省厅,这几乎是所有人遥不可及的梦想,人们都说,周警长命太好,好得令人嫉妒。

    同事们接二连三地给他办“送行酒”,说着“苟富贵,莫相忘”;领导也仿佛一下与他亲近起来,隔三差五找他谈话,让他“就算去了厅里,也别忘了老单位”。据说当时省厅已经给周警长安排好了职位,只等他交接完手头工作,就可以直接去报到。

    但周警长最终却没能走成,局里给出的官方说法是,他对本市公安工作感情深厚,因此主动放弃了省厅的机会。但这个说法着实有些牵强,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留下的真实原因,知情者则对此讳莫如深,即便私下里有人无意中提起,也很快会在旁人的示意下寥寥数语带过,从不深谈。

    作为新人,我当然也不清楚周警长当时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让省厅收回了调令。直到后来,在经办一起案件时,才无意中听到了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2013年,在一起系列摩托车盗窃案中,嫌疑人王涛被抓了现行,他本是辖区的一名吸毒人员,也算是“老熟人”了。

    王涛时年50岁出头,年轻时就是个混社会的痞子,无恶不作,身边围了一群混子,无人敢惹。为获取毒资,这些年他一直四处敲诈勒索、偷鸡摸狗,家人亲戚也早跟他断了关系,辖区居民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与警察打了半辈子交道,王涛又赖又横,什么都不放在眼里。后来吸毒染了一身传染病,拘留所、看守所、强戒所都送不进去,甚至判了刑,连监狱都给他办保外就医。这让王涛更加有恃无恐。每次犯了事被抓,脾气比抓他的民警还大,要么胡说八道乱指一气,要么两眼一闭缄口不言。问急了,就喊身体不舒服,故意拖延审问时间。

    那天他故技重施,坐在派出所讯问室里一言不发。虽然我有信心给他办“零口供”案子,但事关系列案件的追赃,我也只能耐着性子跟他讲法律谈政策,希望他如实交代。可眼见着20个小时过去了,他都没跟我说一句案子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24小时的留置审查期限将近,带班教导员等不下去了,来到讯问室,铁青着脸对王涛说:“既然我们‘盘不开’你,那就找周警长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一听“周警长”三个字,王涛脸上的表情立马变了,说话也有些结巴:“多……多大点事……你……你找他来……你找他来做什么呀……”

    那天教导员没有把周警长叫来,但之后王涛的态度明显发生了转变。虽然之后交代的事情也有所保留,但至少开了口,我们也很快找到了切入点。

    结案后,我好奇地问教导员为何这些吸毒人员都对周警长如此畏惧,教导员反问我:“那你怕不怕他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:“怕,那副黑脸谁不怕?”

    教导员笑了:“连你个警察都怕他,更何况那帮人。”又接着说:“你怕周警长,是怕在了他的脸上,但王涛怕周警长,却怕到了他的骨子里,王涛曾经亲口说过,这辈子被谁抓都可以,就是不能落在姓周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

热文推荐

首页 | 国际 | 国内 | 社会 | 军事 | 科技 | 财经 | 房产 | 汽车 | 娱乐 | 教育 | 体育 | 生活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赫拉娱乐网 版权所有

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。联系邮箱:fuwu3366@163.com